爱吃鱼的食欲

十八流画手偶尔客串文手。

[知乎体]【巍澜】想念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HE向。不是刀。书版失忆梗。
私设沈教授上知乎:)
——————
专业虐猫三十年
国家机关工作人员。

谢邀。

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被邀?

EXO me??

哥们我,新世纪的单身青年才俊,收入稳定、生活规律、偶尔被女下属单向苦恋。谁觉得我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挂念玩这种十八流小言虐恋套路??

不过说起来。
最近真是有点奇怪。

如果要描述的话,这种状态还真是像,怎么说……挂念?
挂念一个陌生人。
确实是陌生人——我不曾知道他的名字、生平、甚至性别。

但我确信他存在过。像熟悉自己的呼吸,像唇齿相依,坦诚而熟稔。

写到这里我笑。
真是矫情,说得好像我有过什么魂牵梦萦的人似的。

.

最近我的猫总嘲笑我出了门都不知道怎么拐。
分明最近上班时格外的清醒。
但回家总是迷迷糊糊出了门,一醒过神,才发现自己赤脚站在家门口,面对着邻家一室冷清。

我家对门是一套没装修的商品房,空置多年,泛出一股冰凉的霉味。

我笑自己,莫不是想置点房产想疯了。

如此多次。

甚至一天跟领导吃饭喝得上头,回家吐了一场,半夜饿糊涂了爬起来,竟然鬼使神差地去敲了对面的门。

被自己的猫叫醒时,才发现自己扒着冰凉粗糙的水泥门框已经泪流满面。
也可能是疼的,不知为什么很久没闹腾过的老胃病犯了,阔别已久,愈发变本加厉地疼。

啧。
可我又想,为什么会很久没有胃疼过了?
那种熟悉感叫人发疯。

我忍无可忍地搜寻自己的衣兜,发现最后一根棒棒糖终于也吃完了。

第二天晚上我做了连篇的梦。梦里有人一遍又一遍地说,别为了我哭。
我看不清楚那人的脸,不过我想,怕也是纵使相逢应不识。

那段时间我们单位的同事看出不对劲,每天给我打电话,问我在哪。
想是怕我悄无声息地疯了吧。
我快被他们气笑了。
后来我一女同事过来我家送了次饭,我没好意思拒绝。
吃完随口说了句,我想喝粥了。
真的是随口一说,也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执念。
谁知她突然眼眶就红了。

跑题了。

不过说真的,我还是想着,既然那个人存在过,总不至于形神俱灭。

那么不论万水千山,也依然有相见的机会吧。

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2018-7-16更新线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大家的点赞。
这些年我辗转求过许多心理医生,诊断结果除了连篇累牍的PTSD,依然无解。

我想我也是该放下了。

毕竟,年复年年,龙城又该迎来新的春天,隔壁家搬进了新邻居,小区底下的迎春自那天以后终于又开出了明媚的花。

毕竟又是一年莺飞草长,春暖花开。
就这样吧。

.

对了,新邻居给我熬了粥,再不喝该冷了。

就到这里吧。

以上。
————
编辑于 2018-8-0318:16

赞同 268 反对 0 收藏 评论15

.

匿名用户

有那样一个人,我看着他经历寒来暑往、朔望更迭,看着他熟悉的眉眼渐渐凌厉,看着他在凡俗尘世里挣扎又被淹没。
跨越漫长的时间,而他永远在原地。
冷眼旁观,只是自顾自疼痛。

哪怕曾经经历过许多,我依然不敢再求他的真心。

不论他所见的万家灯火里,是否唯独少了我这一点。
我自甘之如饴。

还是做个陌生人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.

但我还是想见见他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编辑于 2018-7-31 18:16

赞同 496 反对 0 收藏 评论 16

ps大概就是一个瞎写的HE重逢沙雕脑洞。 @池鱼
上篇知乎体请戳大头食用:p

评论(5)

热度(120)